<tbody id="zxyqv"></tbody>

            <track id="zxyqv"><div id="zxyqv"><em id="zxyqv"></em></div></track>

            <menuitem id="zxyqv"><dfn id="zxyqv"><dd id="zxyqv"></dd></dfn></menuitem>
          1. <track id="zxyqv"></track>
              1. <dl id="zxyqv"></dl>

                 首頁 >> 新聞傳播學 >> 頻道首發
                第三屆公共傳播學術論壇在貴州大學舉行
                2021年07月21日 14:22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陳美琦 葉鑫 字號
                2021年07月21日 14:22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陳美琦 葉鑫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中國社會科學網訊(通訊員陳美琦 葉鑫)7月17日至19日,第三屆公共傳播學術論壇在貴州大學舉行,論壇由浙江大學傳媒與國際文化學院主辦,貴州大學文學與傳媒學院、浙大寧波理工學院傳媒與法學院承辦,主題為“公共傳播:百年融匯與創新未來”。來自清華大學、浙江大學、中國人民大學、重慶大學等國內40余所高校的百余位專家學者與會。貴州大學黨委副書記駱長江出席開幕式并致辭。

                開幕式。主辦方供圖

                  浙江大學求是特聘教授、浙大寧波理工學院傳媒與法學院院長吳飛作主旨演講。他就眾聲喧嘩時代如何實現理性對話提出了思考。他認為,新媒體尤其是社交媒體的出現為對話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但理性對話卻變得異常困難。他提出,我們更應該將communication 看作是不同的利益與觀念差異的主體之間的平等交流和溝通。這樣的溝通與交流,有可能達成共識,但共識可能是有限的,更多的是希望達成對彼此差異的認識。在尊重差異的基礎上找尋合作之道,當是傳播學的根本問題,也正是我們今天討論公共傳播的意義所在。

                  上海交通大學媒體與傳播學院教授,知名學者張國良從自己的多年研究出發,對傳播學的學科體系進行了回顧與反思,他表示,進入21世紀以來,傳播學學科體系正向著更加全面、完整的方向變化和發展。但先后出現了四個欠缺:以偏概全(以大眾傳播學替代傳播學)、喧賓奪主(以相關理論壓倒傳播理論)、混淆客我(以相關理論等同傳播理論)、弱化架構(以理論羅列取代體系整理)。它們既體現在教材結構、教育體系中,又擴展到了研究框架、理論體系乃至整個學科體系建構的過程中。張國良認為,就中國傳播學的學科體系建構而言,有兩個任務尤需努力,一是改善“體型”:讓人際、組織傳播學在與大眾傳播學融合的過程中,更快速、更穩健地成長起來;二是加強“體質”:產出更多、更好的原創理論,以期昂然自立于世界學術之林。

                  重慶大學新聞學院院長董天策教授從具體的案例出發,闡述了他對“網絡輿論聚集”的新思考。他認為學界對網絡輿論空間的研究提供的理論支持不足,在某些問題上甚至是在誤導。網絡輿論聚集,其實是現實中某個事故或問題激起的輿論效應,它所熱議的僅僅對這個事故或問題的評價,它所針對的僅僅發生某個事故或問題的組織機構,而不是針對整個社會或國家,所以其引發的是組織形象危機或組織管理危機,而不是社會危機。相反,網絡輿論聚集是建設公共領域的治理契機,是建設“人人有責、人人盡責、人人享有的社會治理共同體”的歷史使命。在面對網絡輿論聚集時,控制信息和封閉信息會喪失治理契機,無益于社會危機治理,而是應該以一種更理智科學的態度對待網絡輿論。

                  上海大學新聞傳播學院教授張詠華將研究視角投向了標語口號的公共傳播,她將標語口號的傳播視為體現公共性的公共傳播實踐中的重要現象,并從信息流動及其渠道兩個維度探討其特征。她認為重視以多樣化的傳播渠道實現信息的多級流動,是貫穿標語口號公共傳播歷程的重要特征;我國標語口號的傳播渠道,體現出疊加的特征,正由傳統多級傳播,延伸到“升級版”多級傳播。

                  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沈陽對大數據及人工智能的研究現狀以及與媒體產業結合的情況進行了總結與展望,在他看來,隨著人類實踐的不斷虛擬化,主體的認知、行為也會隨著技術變革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新技術將把人類社會和傳媒業帶入一個新次元。

                  與沈陽的技術樂觀主義不同,來自中國人民大學的劉海龍教授將視角投向了數字治理術的背面。劉海龍借助福柯的生命政治等概念梳理了人口治理與數字治理技術的歷史沿襲及學術脈絡,他將數字治理術定義為“以數字技術、數據獲取和加工為基礎的人口治理術”,并列舉了數字治理術的三個案例:網絡化身體、網格化社會以及表格社會。劉海龍認為,當下的社會實則是運用數字技術應對社會流動的控制社會,在這種背景下,新的關于社會治理的“知識型”正在形成。

                  貴州大學文學與傳媒學院教授楊逐原對比了智媒1.0到智媒3.0的差異和共性,認為社會治理也經歷了賦權到賦能的轉變。他提出在3.0時代,政府、媒體、公眾、智能機器等均參與到了社會治理之中,其特征是“共建共治共享”。智媒體已經不僅是社會運行的主陣地,也是社會治理創新和升級的主陣地,更是社會治理走向智能化的驅動器和發動機。我們要做的就是積極推動社會治理由“連接+”向“智能+”的演進,加速“智能+”在社會經濟各個領域、各行業的擴散進程,實現“技術賦權”與“技術賦能”的雙向驅動,賦予各主體能力讓他們有能力加入到社會治理之中,讓社會治理邁向全新的賦能時代,實現全景敞視治理,為社會善治注入全新的動力。

                  與會專家學者、研究生圍繞著公共傳播的歷史淵源與思想脈絡、公共傳播與國家認同、公共傳播與文化實踐、公共傳播與網絡治理等相關議題,在六個分論壇會場展開討論。

                  據悉,公共傳播學術論壇由浙江大學公共外交與戰略傳播研究中心發起,自2018年開始舉辦,公共傳播論壇圍繞公共傳播理論與實踐進行了豐富的探討交流,已成為中國公共傳播研究領域的重要學術交流平臺。

                論壇現場。主辦方供圖

                 

                 

                 

                 

                作者簡介

                姓名:陳美琦 葉鑫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賽)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学生的粉嫩小泬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