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zxyqv"></tbody>

            <track id="zxyqv"><div id="zxyqv"><em id="zxyqv"></em></div></track>

            <menuitem id="zxyqv"><dfn id="zxyqv"><dd id="zxyqv"></dd></dfn></menuitem>
          1. <track id="zxyqv"></track>
              1. <dl id="zxyqv"></dl>

                 首頁 >> 管理學 >> 本網首發
                依據新發展格局落實需求側管理戰略導向
                2021年07月20日 15:10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衛思諭 字號
                2021年07月20日 15:10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衛思諭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中國社會科學網訊(記者衛思諭)7月7日,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中誠信國際信用評級有限公司聯合主辦的中國宏觀經濟論壇熱點問題研討會在線舉行。論壇聚焦“需求側管理的內涵與落實”,圍繞“十四五”時期需求側管理的意義、需求側管理與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關系等理論與實踐議題進行線上討論。

                  加強“需求側管理”有深意

                  2020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首次提出“需求側管理”新概念,即“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要緊緊扭住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條主線,注重需求側管理”。2021年“十四五”規劃綱要進一步闡述了需求側管理,并將需求側管理作為“十四五”時期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戰略導向之一。2021年5月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把握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一文中強調:“要根據我國經濟發展實際情況,建立起擴大內需的有效制度,釋放內需潛力,加快培育完整內需體系,加強需求側管理,擴大居民消費,提升消費層次,使建設超大規模的國內市場成為一個可持續的歷史過程。”

                  對于需求側管理的意義,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經濟學教材建設重點研究基地執行主任陳彥斌認為,需求側管理是“十四五”規劃的重要戰略導向,旨在建立擴大內需的有效制度,培育完整內需體系并建設強大國內市場,有助于中國實現到2035年的增長目標和到本世紀中葉的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第一,加強需求側管理有助于構建新發展格局,推動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需求側管理以擴大內需作為戰略基點,構建消費和投資需求旺盛的強大國內市場,有助于進一步暢通國內大循環并帶動國內國際雙循環。第二,加強需求側管理有助于釋放經濟增長動力,確保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的實現。需求側管理可以增強投資對優化供給結構的關鍵性作用,強化經濟增長的內在動力,從而確保中國順利實現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所需要的經濟增長速度。陳彥斌同時表示,與傳統的總需求管理不同,需求側管理在調控范圍、調控目標、調控策略、調控對象和調控工具等方面均具有新特征。需求側管理并不是取代總需求管理,而是強調有效的協調配合,同時,有效落實需求側管理也不能照搬總需求管理方法,而需要進一步創新與完善中國特色宏觀調控體系。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經濟發展研究室主任徐奇淵表示,當前我國在有效需求不足的同時還面臨較高的債務率,因此單純依賴貨幣、財政政策以及供給側改革遠遠不夠,需要引入需求側管理,即在強大國內市場的基礎上,對需求的“堵點”進行疏通,打破分配不平衡和消費限制。將供需不匹配的“堵點”打通,有利于形成理想的結構性政策。

                  中國人民大學經濟研究所所長毛振華表示,需求側管理并不是簡單的擴大內需,同時包括管理、消費、市場暢通以及改革問題。

                  中國改革基金會國民經濟研究所副所長王小魯表示,當前我國存在需求側面的結構失衡,主要表現為消費需求和投資需求之間的結構失衡。我國投資率和資本形成率過高,消費率過低,這不利于啟動內需和恢復經濟增長的內生動力。需求側管理的關鍵點,是恢復消費和投資需求之間的結構平衡,糾正過度投資、低效投資情況,讓消費需求對經濟增長起到更好帶動作用,促使經濟增長回歸到健康可持續和充滿活力的增長軌道。

                  需求與供給相輔相成

                  需求側管理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都是黨和政府根據當前經濟社會發展的實際和面臨的問題所提出的中國治理思路。對于兩者的關系,陳彥斌認為不是相互割裂,而是相輔相成、相互促進。他表示,在暢通國內大循環方面,需要需求側管理與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相互配合。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能從供給側提升產品品質與質量,更好地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而需求側管理能夠改善總需求結構失衡困境,提升居民消費規模和質量,從而對供給側改革形成牽引作用。在促進國內國際雙循環方面,也需要兩者的有效配合。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有助于穩固中國在國際產業鏈中的作用,維持中國在世界工廠的地位;而需求側管理可以持續、長期的釋放強大消費潛力,讓中國成為世界級巨大市場,推動國際大循環運行更加順暢。

                  對于供給與需求的關系,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鐘正生認為,是需求牽引供給,供給創造需求。供給是打破體制機制障礙,促進生產要素更加自由流動和深度融合,以此形成新的增長極和要素生產力的提升,需求側管理則是增加有效需求。如果供給和需求兩端都能實現有效增長,就能形成供給和需求的良性循環。這也是需求側管理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辯證統一的關鍵所在。

                  王小魯表示,供給側改革主要側重于加強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保障市場公平競爭,而需求側管理是通過一系列政策使過高投資率下降,使效率不高的投資退出,同時把重點放在改善居民消費條件、促使消費回升方面。兩者的有效結合,對推動我國經濟長期增長非常必要和關鍵。同時,需求側一方的重點在于管理,即提高需求水平、改善需求結構,以與供給側改革相匹配。

                  依靠市場落實需求管理

                  如何落實需求側管理,在陳彥斌看來,可以通過推行穩定政策(逆周期調節政策)、增長政策和結構政策的“三策合一”新框架來應對。一方面,“三策合一” 能夠有效擴大內需,提升消費質量和投資效率,從而有助于落實需求側管理。另一方面,“三策合一”可以通過結構改革、結構政策、結構調整來解決總需求結構失衡問題。此外,“三策合一”能夠有效推動需求側管理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配合,有助于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王小魯認為,貨幣政策要回歸中性,逐步消解金融泡沫和房地產泡沫,降低債務杠桿率。財政政策需要從過去以政府投資為主轉向改善民生為主,做好公共服務和社會保障、改善居民消費和擴大內需。基于此,建議大幅放寬城市外來人口的落戶標準,通過加大國有資產來補充社保基金缺口,減輕企業社保繳費負擔。他同時建議制定全國統一的公共服務最低標準,包括醫療教育的最基本服務條件、解決保障性住房對中低收入和低收入居民的充分覆蓋、解決九年義務教育向十二年義務教育的過渡等問題。

                  毛振華建議,第一發放消費券,確保民生和低收入階層的生活水平;第二關注家庭負債率上升,個人負債上升引發的消費力下降問題,防止房價下跌時出現負資產;第三對中小微企業給予關注支持,嚴厲查處對中小企業生存環境有嚴重負面打擊的行為。

                  鐘正生也表示,要特別重視規范房地產發展,抑制房價快速攀升勢頭。繼續加強營商環境建設,對小微企業定向大力維持。

                  徐奇淵認為,需求側管理是手段,也是目標。需求側管理在廣義上包括政府、企業投資和居民,因此需求側管理更多需要依靠市場力量,完善規范市場運作,包括房地產市場規范、戶籍管理規范、社保改革、公共服務供給等方面的進一步完善。

                作者簡介

                姓名:衛思諭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閆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学生的粉嫩小泬图片